<address id="bzpnx"><address id="bzpnx"><nobr id="bzpnx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bzpnx"><th id="bzpnx"><progress id="bzpnx"></progress></th></address>
      <address id="bzpnx"></address>

      黑龍江分社人物專訪
      首頁人物專訪
      張雅文:從“一級速滑運動員”走向“國家一級作家”
      2022年11月07日 19:12 | 來源:中新網黑龍江

        中新網黑龍江新聞11月7日電 題:張雅文:從“一級速滑運動員”走向“國家一級作家”

        中新網記者 王妮娜

        “當過運動員的人都知道,一個運動員也許沒有取得好成績,但他絕不缺少毅力!睆堁盼脑谒淖詡鳌渡膮群啊防,這樣寫到。

        張雅文,從一級速滑運動員,到國家一級作家,這是她人生里,最喜歡的兩個身份“標簽”。

        從1959年到1963年,張雅文在佳木斯速滑隊當了4年的專業速滑運動員,后因病身體受到影響,無奈轉業。而她說:“體育精神卻一直影響著我!

        大山溝女孩的“運動員夢”

        張雅文小時候和父母住在山溝里。為了上學,她10歲時,每天穿過大草甸子,一個人走十幾里的山路去外村上學。路上,她曾遇到過狼、遇到過野豬,遇到過想欺負她的戴狗皮帽子的趕車人,更遇到過無數次的暴風雪,但她再苦再難,也沒有放棄上學,她的成績也一直是全班第一名。

        1959年,她隨父母搬到了佳木斯市,進入電機廠子弟小學讀書。在此之前,張雅文從未見過運動員,不知道運動員是干什么的。

        那是一個秋天的下午,同學楊淑娟帶她去運動場看她哥哥訓練。當時,她哥哥在體工隊當長跑運動員。

        “我第一次看到運動員穿著銀灰色運動服,騎著自行車在跑道上風馳電掣、你追我趕的情景,覺得既新奇,又好玩,心里很是羨慕!睆堁盼恼f。

        女同學對她說,運動員比賽成績好了,能去北京,還能為中國爭光呢。

        運動員那種充滿活力的拼搏精神喚醒了張雅文個性中潛在的特質,就在這天下午,她突發奇想產生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:“我長大也要當一名運動員!”

        那年,她13歲。

        張雅文一心想當運動員,至于當什么運動員,她并不知道,更不知自己有沒有運動天賦,只知道當運動員就得練跑、練滑冰、練打球……

        第二天早晨五點多鐘,她就起床去跑步了。從此以后,無論冬夏,她每天早晨都起來跑步。

        為滑冰成“賴皮”蹭冰刀

        為了當運動員,張雅文變成了一個“賴皮”的孩子。

        冬天,她想滑冰沒有冰刀,就跑到電機廠工會為工人準備的冰場旁,扒著小窗,哀求租冰刀的叔叔:“叔叔,我沒錢租冰刀,求你借我一副冰刀好嗎?我想當運動員……”

        “就你這螞蚱似的小樣兒,還想當運動員?”租冰刀的叔叔笑著說:“痛快離開這兒,別在這搗亂了!”

        張雅文卻賴著不走,一個勁兒地哀求人家:“叔叔,求你借我冰刀滑一會兒吧。好叔叔……”

        磨了半天,租冰刀的叔叔看著她凍得嘶嘶哈哈的小樣,挺可憐,就讓她把棉手套押在那,總算借給她一副四十號的冰鞋。

        “我抱著冰刀樂顛顛地跑進冰場,可是,我的小腳放進四十號的冰鞋里,鞋太大了,根本就站不起來!睆堁盼幕貞浾f。

        她穿上像大船一樣的冰刀,踉踉蹌蹌地試圖站起來,可還沒等站穩,就“啪嘰”一聲摔倒了。

        整個冰場就她一個人,她只好把冰場旁邊一條長凳推進冰場,趿拉著兩只“大船”,跟頭把式地滑起來。

        沒有手套,手凍得像貓咬似的,大鼻涕流出好長,不記得滑了多久,也不記得滑了幾圈,她高興地發現,自己能扔掉板凳站住了。

        天黑了,租冰刀的叔叔上冰場來喊她:“你想滑到明天早晨哪?”他發現張雅文能滑走了,說了一句“小家伙學得挺快呀!”

        晚上脫衣,張雅文才發現自己的兩個腳踝骨磨出了血,膝蓋摔得又青又紫。她沒敢告訴媽媽。

        從那以后,租冰刀的叔叔天天免費借給她冰刀。

        不久,她在全市中小學滑冰比賽中,獲得了500公尺第一名。

        從“板凳隊員”到主力

        不久,學校成立了女子籃球隊。班級幾個大個同學都被選進了校隊,沒有張雅文。張雅文想當運動員,就厚著臉皮跟著女籃隊員身后,興致勃勃地練起來。

        當時,張雅文身高不到一米六,體重不到四十公斤,胳膊細得像麻桿似的,使出吃奶的勁兒,也不能把籃球從罰球線投到籃筐里。體育老師傅德幾次勸她:“雅文,你個子太矮,別練了,等你長高了再來參加校隊吧!

        回到家,張雅文不服輸,找來一塊大石頭,跑到家里房后河邊的堤壩上,練習投籃,把堤壩砸出好多個大坑。

        張雅文不管老師怎么說,就賴在球場不走。

        之后,一心想當運動員的她成為了一名“板凳隊員”。有一次,體育老師讓她上場當一會兒替補,從此對她刮目相看。一年后,學校這支女籃隊打到佳木斯全市成年組亞軍,張雅文也從“板凳隊員”晉升為一名主力隊員。

        年齡最小的專業速滑運動員

        1959年3月初,佳木斯市體委來學校選人,選中了張雅文,進入了女子籃球隊。

        當時,全國開始提倡“發展體育運動,增強人民體質”,準備迎接第一屆全國運動會。佳木斯市體委從全市選來一批籃球、冰球、滑冰、滑雪的運動員。之后,因為張雅文個子太矮,就轉到了專業速滑隊。當時速滑隊有6名隊員,張雅文是年齡最小的。

        那時,中國運動隊受日本女排魔鬼教練大松博文的影響,采取他提出的“三從一大”的訓練方針,即“從難、從嚴、從實戰出發”的超負荷大運動量訓練。

        夏天,在三十多度的酷日下,隊員要進行陸地訓練,跑、跳、自行車、登山、滑轱轆、蹲杠鈴、各種專項訓練……

        望著長長的、跑不到盡頭的跑道,張雅文回憶說,她常常覺得自己快要完蛋了,兩條腿只是機械地跑著,耳邊響著教練的喊聲“堅持,咬牙堅持!”一堂課下來,運動員的運動衫常常能擰出水來,他們累得連飯也吃不下。

        在訓練中,張雅文和隊員們要負重滑跳。他們背上馱著五六十公斤的沙袋,像滑冰那樣蹲在地上,兩腿做高抬腿側跨的動作。教練掐著秒表站在旁邊監督,每個人蹲著的地上都是一片汗水,兩條腿就像灌鉛似的。有時候,張雅文恨不得一頭趴在地上。

        一次四十公里自行車越野訓練,張雅文和隊友們騎到郊外時,天忽然下起瓢潑大雨,隊員們的自行車轱轆上都沒有瓦蓋,一騎就甩一身泥水。當回到隊里一看,每個人從頭到腳都被甩得全是泥沙。

        然而,最殘酷的并不是夏天。

        冬天,零下二三十度,張雅文和隊員們在室外訓練,只穿一條小薄絨褲,在冰上一滑多少圈,手腳凍得常常沒有了知覺,襪子經常凍在冰刀的鉚釘上。

        “有一次,我凍糊涂了,想擤鼻涕,卻伸手去捏眼皮,弄得大家哄堂大笑!睆堁盼恼f。

        這些訓練的苦,運動員從不叫苦,也從不落淚。

        張雅文說,運動員講的就是拼搏,就是不斷地向自己、向人類極限挑戰?梢哉f,每一堂訓練課,他們都是拼下來的。無論多苦多累,她說,她的心都是歡暢的,因為有冠軍夢支撐著她。

        兩次傷病葬送了“冠軍夢”

        1960年10月初,張雅文隨隊到黑龍江省北安市進行早期上冰訓練。

        一天上午,張雅文和隊員到北安郊外的慶華水庫訓練,冰面上裂出許多冰縫,按照訓練計劃,他們一圈圈地滑,就在她做200米加速時,右腳的冰刀插進了冰縫里,她的身體猛地彈了起來。

        當時,張雅文感覺右膝蓋劇烈地疼痛,但她卻對教練說沒事,仍然咬著牙繼續訓練。

        下冰后,她拖著瘸腿找到隊醫,看到右膝蓋摔得又青又腫,貼了一貼膏藥,就又繼續訓練。到第三天,張雅文的膝蓋腫得像饅頭似的,因為對跌打損傷的中藥過敏,她的膝蓋上起滿了大水泡,水泡受凍后奇癢無比,被她撓破感染了,直淌黃水。

        當時,張雅文16歲,隊醫看著執拗仍要堅持訓練的她,發火了,將傷情告訴了教練。之后,張雅文住進了佳木斯市中醫院,腿骨折,打上了石膏,住了一個半月院。

        1961年,傷好之后,張雅文又開始了訓練,整個夏天都在拼命訓練中度過 。10月初,她又隨隊到北安市訓練,突然有一天,她高燒40℃,一直高燒不退,經過多位醫生會診,她得了當時黑龍江正在流行的斑疹傷寒,這種病致死率很高,也有很強的傳染性。

        她因為身體素質好,撿回來一條命,隊里給她安排了一個單間,每天有護士上門給她打針、送藥。

        張雅文說,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。她大把大把地掉頭發,一頭秀發幾乎掉光了。夜晚,她渾身疼痛,醒來經常發現滿臉是淚。

        教練和隊員一邊訓練,一邊照顧她。他們不顧傷寒病傳染的危險,給她打飯、倒屎尿……張雅文幾次落淚,剛剛能下床就去外面廁所了。

        20多天后,全省速滑運動員都轉到了齊齊哈爾訓練,準備迎接全國一級、健將級比賽。張雅文也隨隊到了那里,住進了龍江飯店。

        張雅文說:“上一年,我拄著雙拐站在醫院的窗臺前,羨慕地望著街上的過往行人。今年,我又悄悄地目送著隊友們夾著冰刀興致勃勃地向這冰場走去,而我只能從床底下拿出冰刀,久久地撫摸著,一次次地擦去冰刀上的淚水!

        1963年,張雅文也達到了國家一級運動員的標準,但自從得了斑疹傷寒之后,她的身體機能全部下降,脈搏從每分鐘52次升到62次,運動員的脈搏越慢說明心臟功能越好。這一切都在告訴她,再拼下去已經毫無意義了。

        1963年春,張雅文最后一次去黑河晚期下冰。她一連幾天站在已經開化的冰場上,望著開化的冰面,心失落到了極點,也痛苦到了極點。她眼巴巴地看著隊友們繼續在冰場上風馳電掣,她的冠軍夢卻這樣破滅了。她告別了心愛的冰場,也告別了正熱戀的愛人,同隊的冰友周賀玉,運動健將,曾獲得全國比賽500公尺第三名。

        她無奈轉業了,轉業到人民銀行工作。

        那一年,她19歲。

        四年的運動生涯受益一生

        2022年10月,相隔59年之后,張雅文已經從一級速滑運動員,成長為國家一級作家,出版了三十多部作品,多部作品獲獎,創作了《趟過男人河的女人》、《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》等電視劇,編劇了兒童電影《冰上小虎隊》,并獲得華表獎。

        在張雅文的自傳《生命的吶喊》中,很多處提到了體育精神。她說,多少年后,她才意識到,運動生涯不光給了她失敗,也給了她課堂上無法學到的東西,那就是無堅不摧、勇于拼搏、永不言敗的精神,給了她強健的體魄,使她在坎坷的人生路上,闖過了一道道丘陵與溝壑、暗礁與險灘……

        在剛轉業的那段日子里,她很彷徨、迷茫,她的戀人周賀玉鼓勵她要多讀書,填補文化的不足;╆犧D業的隊友韓玉華,鼓勵她要有理想,有抱負,做人要做優秀的人。

        “做人要做優秀的人”,從此成為張雅文一生的座右銘,并點燃了她重新讀書的夢想。

        她決心自學考大學,并在工作之余,開始有計劃地自學初、高中的全部文科課本。

        “我像體育訓練一樣,給自己制定出嚴格的、雷打不動的學習計劃,每天上班之余,要完成5個小時學習,每個月150個小時!

        張雅文說,即使與戀人約會,為了不耽誤學習,也只能周末與他見面。

        當她自學完全部初、高中文科課程,準備報考那年,“文化大革命”開始了,考大學變得遙遙無期。

        1967年9月9日,張雅文與在冰場上相識、相愛的戀人周賀玉結婚了。他們雖然都轉業離開了運動場,但仍然熱愛體育,熱愛運動員,每當在電視里看到中國隊在比賽中贏了,他們就激動得熱淚盈眶,兩手拍得通紅。

        張雅文說,雖然他們離開了運動場,但運動員那種勇于進取、勇于拼搏的精神,卻成為他們生命的主宰,無論調到哪個單位,無論從事何種職業,對他們來說,都只不過是換了個運動場而已。

        周賀玉調到法院以后,從打水、掃地、書記員,一步步地干起,連續兩年被選為出席佳木斯市勞動模范,后來提升為區法院院長。

        一句“玩笑”敲開“文學大門”

        1979年,對于張雅文來說,是人生最關鍵的一年。

        這一年三月初,全國冰球比賽在佳木斯舉行,張雅文與丈夫周賀玉寫了一首《八億人民為你助戰》的小詩,發表在當地的報紙《合江日報》(現《佳木斯日報》)上。

        這天晚上,兩個人看冰球比賽回來,凍得嘶嘶哈哈的,卻很興奮。丈夫開玩笑說:“哎,等咱倆老了寫一部體育小說,讓小說中的人物去拿世界冠軍,去圓咱們的冠軍夢!”

        聽到這句話,張雅文很興奮地說:“干嘛要等到老年?我現在就寫!

        美國政治家查爾斯•薩姆納說過:“成功有三個必要的條件,那就是毅力,毅力,還是毅力!”

        不屈不撓、不達目的誓不罷休,正是張雅文的個性。她小學沒畢業,但自學能力極強。

        “從動筆那天起,我就不是以文人的斯文來進行創作,而是像運動員訓練一樣拼命!

        周賀玉卻說:“她的那股勁頭不是讓人佩服,而是讓人感到可怕!別人都管她叫拼命三郎……我相信一個人要有她那股勁頭,沒有不成功的!

        張雅文白天上班,但在走路、騎車、開會……連做夢都在構思小說,由于心不在焉,她曾一天打碎兩只暖壺,兩天擰折了兩把拖布桿,常把暖瓶蓋扔進水壺里……

        她把家里所有的墻上,全都掛滿了古詩詞,幾天換一茬,切菜時,也在背誦。她無時無刻不在“惡補”著文化。

        在閱讀中,她把國內外幾十篇優秀中、短篇小說擺到面前,看人家如何開篇、如何結構、如何設置懸念,如何把一個完整的故事切開來加以敘述,這種對比性的閱讀,對小說的結構大有益處。

        1979年7月6日,她的第一篇小說處女作《生活的浪花》發表在《合江日報》上。從此一發而不可收!

        用文字記錄“冠軍們”

        1983年3月初,《新體育》雜志社的編輯邀請張雅文作為特邀記者,去哈爾濱舉行的全國冰運會,寫一篇滑冰題材的報告文學。

        當時,她所在的單位不給假,張雅文留一張字條,就只身去了哈爾濱。她本來想采訪曾獲得世錦賽1000米亞軍,當時任黑龍江省隊教練的王淑媛,可因為沒有記者證件,進不去賽場,她就到運動員住的旅館門外等,一直等到晚上8點多,她終于看見了王淑媛。

        那天晚上,張雅文跟王淑媛在一張床上擠了一夜,也談了一夜。后來,她采寫的這篇《生命在于拼搏》報告文學發表在《體育報》上。

        不久,張雅文調到了當地的文化局,有了寬松、自由的創作環境。為了到一線體驗各種人的生活,她在不會一句俄語的情況下,背著羊毛衫、旅游鞋去俄羅斯當“倒爺”,與那時闖俄羅斯的“倒爺”聊天,了解他們的故事,寫成了《玩命俄羅斯》等多篇小說和報告文學。

        1998年12月,她赴韓國采訪,在作家出版社出版了《韓國總統的中國“御醫”》一書,在國內外引起很大反響,美國《華美時報》全文連載。

        1999年,張雅文得知在二戰期間,一位中國女人通過一位納粹將軍,拯救了許多要被蓋世太保處死的比利時反反戰人士。二戰結束后,這個女人又全力拯救被審判的納粹將軍。張雅文歷盡艱辛,多次赴比利時采訪,創作了《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》,并改編成電視劇在央視播放。

        之后,她曾赴香港采訪,創作出《百年鐘聲——香港沉思錄》。又赴歐洲多國采訪,出版了二戰題材《與魔鬼博弈——留給未來的思考》等作品。

        如今,運動員出身的她,已出版《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》《生命的吶喊》《與魔鬼博弈》《百年鐘聲——香港沉思錄》《媽媽,快拉我一把》《為你而生——劉永坦傳》等三十余部作品,多部作品被改編成電視劇,多部作品被譯成外文,其作品曾獲魯迅文學獎、中宣部“五個一工程”圖書獎、中國傳記文學獎、徐遲報告文學獎、中國電視劇飛天獎、中國電影華表獎、黑龍江省政府文藝大獎等多項大獎。

        2015年6月24日,中國將其英文版反戰小說《蓋世太保槍口下的中國女人》作為國禮,贈送給比利時國王菲利普。

        “冠軍精神”是永恒的財富

        張雅文說:“我當專業速滑運動員,雖然時間不長,但運動員那種無堅不摧、從不服輸、勇于拼搏的精神,卻給了我永恒的激勵。它要我永不言敗,永不退卻,一直勇往直前!”

        2022年4月,78歲的張雅文決定寫一部講述中國冰雪運動員奧運冠軍的故事,她輾轉、北京、哈爾濱、七臺河、佳木斯多地,繼續著她的創作之路。

        就像她說的:“世界冠軍是淘汰率最快的,但冠軍精神卻是人類永恒的財富!(完)

      【編輯:郝雨】

      中新網黑龍江新聞官方微信:掃一掃,立即關注!

      關注“中新網黑龍江新聞”,獲取獨家新聞資訊。
      更多精彩請關注各大微博平臺@中新網黑龍江新聞 。

      中新社黑龍江分社團隊
      王曉丹
      解培華
      劉錫菊
      史軼夫
      戚欣茹
      姜輝
      王妮娜
      王琳
      孫漢侖
      劉莎
      王寧
      郭璨
      李香梅
      郝雨
      劉慧
      張瀚元
      高峰
      (此排名不分先后)
      黄色激情五月天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bzpnx"><address id="bzpnx"><nobr id="bzpnx"></nobr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bzpnx"><th id="bzpnx"><progress id="bzpnx"></progress></th></address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bzpnx"></address>